我們都是經歷了很多段的死亡才能活到現在
Install Theme
夜騎、深夜茶時。
(好不想回家啊…)  (Spot-Taipei(光點台北))

夜騎、深夜茶時。
(好不想回家啊…) (Spot-Taipei(光點台北))

啊,我真的看不懂。不過,今天和你們見面好開心,以前的事和現在的事交錯著聊,這幾日的停泊讓心情漸漸開闊起來。

啊,我真的看不懂。不過,今天和你們見面好開心,以前的事和現在的事交錯著聊,這幾日的停泊讓心情漸漸開闊起來。

暫時沒有色筆的幾日

暫時沒有色筆的幾日

法式舞池時間

秋天的顏色

秋天的顏色

(Source: filifionka-olya, via chomiee-c)

Sunset girl

Sunset girl

一段時間沒抄字,剛好每天睡前都會讓自己飛起來了便想起李格弟。

一段時間沒抄字,剛好每天睡前都會讓自己飛起來了便想起李格弟。

Bonne nuit、おやすみ、晚安。
睡著前繼續使用想像飛行能力,目標是法國,記得在天明之前回來。

#おやすみ#イラスト#落書き#絵#女の子#bonnenuit#goodnight#illustration#drawing

Bonne nuit、おやすみ、晚安。
睡著前繼續使用想像飛行能力,目標是法國,記得在天明之前回來。

#おやすみ#イラスト#落書き#絵#女の子#bonnenuit#goodnight#illustration#drawing

l 秋の富士子 l
看不見前面很久了。(I’m nothing)

l 秋の富士子 l
看不見前面很久了。(I’m nothing)

Madame.

#イラスト#落書き#絵#フランス#女の子#挿画#ファッション#illust#illustration#illustagram#girl#fashion#french#draw#paint

Madame.

#イラスト#落書き#絵#フランス#女の子#挿画#ファッション#illust#illustration#illustagram#girl#fashion#french#draw#paint

小さい#ゴーヤー

小さい#ゴーヤー

很久沒有突然感受日本氣息在身旁爆開來,依著氣溫日漸下降,這想像的能力似乎又恢復了。肌膚貼著冰冷的木質地板,隔壁田舍大聲播放ラジオ的音樂,竟然都讓我感受自己身處大正昭和時期,感謝這種能力和思念的能力又回來了。
#モデオタ#すみれ#sumire

很久沒有突然感受日本氣息在身旁爆開來,依著氣溫日漸下降,這想像的能力似乎又恢復了。肌膚貼著冰冷的木質地板,隔壁田舍大聲播放ラジオ的音樂,竟然都讓我感受自己身處大正昭和時期,感謝這種能力和思念的能力又回來了。
#モデオタ#すみれ#sumire

也許會說再見。

那是個怎麼樣的日本海邊旅行呢?

少年說我們一起回去拿東西再來,倆個人搭乘電車回到家,又迅速回到海邊市場,他在一家按摩店內停留下來,領隊說四點半集合,看了看時鐘不到四十五分自由,擅自離開同行團隊,自己一個人衝向左拐的巷弄,一家本屋暖和顏色吸引我,進店後,先拿起兩本雜誌,時裝和旅遊,結帳時,右手邊發現阿佛娃娃,詢問是否有沒有坐著的阿佛呢。『啊,我記得有進貨呀,似乎沒有了。』

跑出店裡,開始憑著感覺行走,有不少晦暗的店面,賣的幾乎都是玻璃瓶,時間到了四點十二分,開始找集合地點,怎麼轉個彎,景色變得如此繁華,好似法國。找不到,便回到按摩店,少年也不在了,倒是幾位大學同學都在,我們聊很多,看著店外的海灘和浪花,還有許多渡假的年輕人們,好像夏天陽光卻一點也不感到燥熱。

啪灑啪灑,突然來了一捲大浪襲向海灘,由於店門口就朝著海洋,不免也被些許浪花波及,以為就這麼結束,哪知道,大浪連打了三次。

發生意外了。

看見老闆娘的兒子從海水奮力游回來,崖下看見一群人圍著一名男性,激動喊著他的名。

等事情平息後,和同學們一起到戲院,節目開始前,主持人說話了,舞台上坐著兩三排人,他們開始說相聲,突然點了我,要我向前去,指著排在觀眾席最前方排滿零食的架子,問起我單字,答出幾個,不會的就跟著他念一次,怎麼突然開始考起試來呢。

yunagaba:

GOOD LOOKS 03 / artwork / solo show “GOOD LOOKS” at PAPABUBBLE SHIBUYA July 3 - July 13 2014

又是地震又是火山爆發的,在一個香港氣息和北歐交雜的地方,走路要回家,右手邊是一座富士山型貌的山,陰鬱藍色變幻閃著光芒,拿起手機開啟instagram錄製,不過三秒螢幕畫面那頭的山開始冒起煙,噴起無名的火,關掉手機開始拼命跑呀跑的,一旁水溝濃稠岩漿噴發了三公尺高,我一躍而下,跑進田埂間,四周不斷冒著白煙。到家後,劇烈的地震隨之而來,整條街亂七八糟充滿人群,黑道為了開路,開槍直線掃射,瞬間開出一條人能夠行走的路。我開啟手機要給朋友看剛剛驚險錄到的影像,不知為何,整個影片變成動畫那樣滑稽,沒有一個人相信你。